百盈时时彩

                                                  来源:百盈时时彩
                                                  发稿时间:2020-05-25 16:11:11

                                                  我还要强调的是,中国政府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的决心坚定不移,贯彻“一国两制”方针的决心坚定不移,反对任何外部势力干涉香港事务的决心坚定不移。我们奉劝那些西方政客不要再沉迷于殖民旧梦,不要再死抱着冷战思维,不要再为香港反中乱港分子撑腰打气,立即停止干预香港事务和中国内政,否则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第五, 所谓“违反《中英联合声明》”纯属伪命题。签署《中英联合声明》,是为了解决香港回归中国的问题。《中英联合声明》共1137个字、8个条款、3个附件,没有任何一个字、任何一个条款赋予英国在香港回归后对香港承担任何责任。英国对回归后的香港无主权、无治权、无监督权。任何国家都不能借口《中英联合声明》干预香港事务和中国内政。

                                                  赵立坚在26日主持例行记者会时对此表示,新冠病毒源头是一个严肃的科学问题,必须以事实和科学为依据,由科学家和医学专家去研究。

                                                  第二, 维护国家安全历来是中央事权,在任何国家都是如此。英国如此,中国同样如此。中国中央政府通过基本法第23条授权香港特别行政区自行立法,履行其宪制责任,但这并不影响中央根据实际情况和需要继续建构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中央政府对所有地方行政区域的国家安全负有最大和最终责任,这是基本的国家主权理论和原则,也是世界各国的通例。总之,国家安全立法将使香港变得更安全、更美好、更繁荣。

                                                  赵立坚重申,我们坚决反对将病毒来源问题政治化、污名化,这种做法有悖于世界卫生组织及大量研究机构、医学专家的专业意见,更有违国际社会包括中日两国共同抗击疫情的努力和期待。

                                                  第三, 维护国家安全是“一国两制”的核心要义,是“一国两制”赖以生存的基础。有关香港国家安全立法是为了更好执行“一国两制”。近年来,特别是香港“修例风波”以来,“港独”分子和激进分离势力活动日益猖獗,暴力恐怖活动不断升级。一些外部势力与香港反中乱港势力勾连合流、沆瀣一气,利用香港从事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的活动,严重挑战“一国两制”原则底线。中国全国人大根据宪法和香港基本法规定,从国家层面建立健全香港特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是维护国家主权、统一和领土完整,筑牢“一国两制”制度根基的必要举措。只有国家安全有保障,“一国两制”才能有保障,香港繁荣稳定才能有保障。

                                                  外交部发言人 赵立坚:香港是中国的香港,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特区立什么法、怎么立法、何时立法完全是中国主权范围内的事,美国没有资格指手画脚、插手干预。如果美方执意损害中方利益,中方必将采取一切必要措施予以坚决回击和反制。【环球时报-环球网报道】日本首相安倍晋三5月25日被问及疫情下中美对立的问题时表示,“新冠病毒从中国扩散到世界,这是事实”。在26日的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有记者向发言人赵立坚询问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外交部发言人 赵立坚:此举不仅不会影响香港的高度自治以及香港居民的权利和自由,反而会使香港拥有更加完备的法律体系、更加稳定的社会秩序、更加良好的法治和营商环境,更有利于香港的长治久安,这恰恰反映了香港社会的最大民意。

                                                  赵立坚指出,全国人大有关决定针对的是极少数人分裂国家、颠覆国家政权、组织实施恐怖活动的行为以及外国和境外势力干预香港特区事务的活动,保护的是遵纪守法的绝大多数香港市民,保障的是香港居民以及外国在港机构和人员的合法权益。

                                                  赵立坚强调,中国政府治理香港的法律依据是中国宪法和香港基本法,不是《中英联合声明》。随着1997年香港回归中国,《中英联合声明》中所规定的与英方有关的权利和义务都已全部履行完毕。美方没有任何法律依据、也没有任何资格援引《中英联合声明》对香港事务说三道四。